第37届香港金像奖古天乐获得最佳男主角终成古影帝

?古天乐 图/视觉中国

 

 

他对娱乐圈的不喜欢尽人皆知,说从监狱到娱乐圈,是“从一个笼出来又跳进另一个笼”。

 

在3次提名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后,古天乐终于把这个金色的奖杯收入囊中。

 

站在舞台上的古仔笑得很矜持,高兴自然是高兴的,但没有了年轻人的激动和狂喜,奖杯似乎已经不足以说明他的全部。

 

曾经面如冠玉的杨过变成了黑脸硬汉,他已经47岁,脸颊微陷,眼皮下垂,风流倜傥早跟着胶原蛋白一起雨打风吹去了。

 

大家看着他“脸黑得像锅底一样”的街拍,感叹“残阳夺走少年梦,梦逝时迁又境迁”。可如果把书往前翻,你就会发现,白面少侠并没有离开太远。他和杨过同样少不更事,叛逆冲动,有着重挫之后的挣扎和反省。

 

?《杀破狼·贪狼》剧照,古天乐凭该剧获得第37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

 

20岁时,朋友打劫,古天乐望风,他却“讲义气”帮死党担下罪名,锒铛入狱一年多。丑闻恰恰是在《神雕侠侣》那段最风光的时候公之于众的。“当时,根本没有人敢走近我,我什么自信也没有,……我以为,我会从此在这行消失。”

 

古天乐当然没有消失,后面的事大家都知道了,他和他的负面新闻一起火速上位,二十啷当岁的惨绿少年交替咀嚼着恐惧和得意,还没尝够成功的滋味,就被当头棒喝,不怀好意的揣测像柳絮一样到处乱飞。

 

《神雕侠侣》里,遭受排挤的杨过还会喊出“振衣千仞冈,濯足万里流”,曾经冲动的古天乐却学会了谨言慎行。他多数时候像木头一样缄口不言,转为张开眼睛,因为“用眼看人,得益更多”。“不做回应”成了圈里的金句。

 

?《神雕侠侣》时期的古天乐

 

“我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……我很难进入他的世界。”合作过多次的导演尔冬升说。

 

一个记得路边“喝我喝剩可乐的阿婆”的人并不会有多坏,一个内向敏感的人却容易在命运的一击面前不知所措。世界很少告诉人们,“真的错了”之后,怎么跟自己交代。

 

古天乐告诉自己,“做人就是这样,好与坏都会发生,人应该要往前看。”这句话落在地上,就是拼命拍戏。那时候,年轻英俊常带给他好男人的设定,用情专一、阳光善良。他表现得积极向上,说自己已经“由冷漠变开朗”,然而面对“如果只剩一小时可以活”的问题时,这个“好男人”会说,“真是开心啊,至少不用再面对这个世界”。

 

?2018年4月15日,香港,第37届香港金像奖颁奖礼现场 图/视觉中国

 

他对娱乐圈的不喜欢尽人皆知,说从监狱到娱乐圈,是“从一个笼出来又跳进另一个笼”。“监狱就像娱乐圈的缩影,里面龙蛇混杂,也有许多混混。就像这个圈子一样,有各自的规则,蠢的人被人利用,精的人随便讲一句话,就可以引发许多变化。”

 

但有时候,你分明能感到他也欣赏自己的不同,“我觉得凡事如果都顺利,反而是种不幸,一个人如果做每件事都轻而易举,就不会学到很多东西。”

 

知道自己永远没机会成为无瑕的“郭靖”,古天乐选择了不完美和跑不快。他在博客里,谈论地震、好奇心、夜班工人……每天一条从不间断。他审视自己,在自传《寻乐记》里用超越年龄的笃定给事情定调,说“人对于反差的东西,感受会较深刻”,“适时的转型是种深具意义的里程碑”。

 

晒黑只是跟过去告别的第一步,2001年,“硬着一张脸演了20多部戏还找不到突破”的古天乐好像突然开了窍。他出演了《绝世好bra》里的文胸设计师,嘻嘻哈哈洋相百出,却让曾经潇洒如风的型男学会了放下架子,开始怕老婆、有弱点、会喊救命。

 

?《绝世好bra》剧照 图/视觉中国

 

他不钟情于成色十足的大英雄,反而青睐《甜言蜜语》里有爱说不出的哑巴、《河东狮吼》里怕老婆的酸书生、《窃听风云》里身患绝症中饱私囊的警察。电影最后,股票停牌,老婆离家出走,头发花白的古天乐抓着防盗门,裤子掉到地上,嘟囔着“我怎么办”,那一刻,仿佛门外吹进的风都是冷的。

 

古天乐扎扎实实地演了一批真正的底层人渣,《门徒》里,他脏、下流,逼着老婆卖淫赚钱。这个大多数有着好看脸蛋的演员不敢接的坏蛋,让他获得了第27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提名。

 

不是很有天分的演员,在兜兜转转中意外收获了宽广的戏路,不论是被老婆打得下跪求饶,还是落魄得两眼一抹黑,不那么帅了的古天乐,突然在不完美的角色上找到了自信。

 

“我最不喜欢演一些很有钱的人,就好像完全不关我的事一样。演跟普通人接近的角色更好一点。”他最大的偶像是蜘蛛侠——一个被朋友称为“微不足道的帕克”的书呆子,彻底的平民英雄。

 

?古天乐 图/视觉中国 

 

同多面手一样出名的,还有他的认真拼命,他可以不用替身跳下30多米的天井、空拳打破玻璃,却在谈及理想的时候左顾右盼。“我只把演出看成为工作,一份接一份的做,没想过要达到什么位置。”正如他自称是个传统港仔,一面是“生活就是开工加开工”的勤勤恳恳,一面信奉港人那句“希望在明天”。

 

但是明天有什么呢?

 

他提到最多的未来,是对“一无所有”的设想,“失败和成功的滋味我都尝试过了,汲取这些经验,若到哪一天一无所有了,我也会懂得用时间来调适心情,然后选择另一条路走。”

 

但也不能说他对演戏没有一丝期待,他想拍一部华语科幻片。这个希望马上就要成真了,机械大片《矛盾战争》预计在2019年上映。

 

电影里,化身“机械战士”的古天乐重装上阵,在末日拯救了那个不知何处的未来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